今天看醫生

kiss mark

GD子with周迦

在叢林掃蕩完怪物後GD子注意到了前方迦爾納的脖子處,似乎有微小發紅的痕跡,在白皙的皮膚上看起來特別引人注意,難道在叢林裡面可能有些蟲類的魔物毒性特別強,連從者都咬得效果拔群?

GD子開玩笑地說「迦爾納你脖子附近那塊紅紅的不會就是所謂的Kiss mark?」
迦爾納低頭看了看,不過完全在視覺的死角,怎樣都看不到。跟預期的一樣,迦爾納親真是可愛!

迦爾納轉頭看向旁邊無語凝視的阿周那,露出有點窘困的眼神,大概是不好意思地想要讓宿敵給自己一點意見吧
阿周那剛對上迦爾納的眼神,馬上遮著臉低聲說著不要看我!我不是!我沒有!不要看我啊啊!往前快速地大步走了。

留在原地的迦爾納看著宿敵快速脫離現場的樣子,又轉過身回來打算和GD子解釋什麼,要開口的時候又被不知何時快速折返回來的阿周那摀著嘴巴,往前拉走了。

好啦!知道是蟲咬的啦!絕對不是Kiss Mark!絕對不是阿周那留的Kiss Mark!




回程的時候看阿周那不注意,迦爾納還是跑來悄聲說Kiss Mark不會留這麼久。
GD子順水推舟的問「你怎麼知道?有比較過嗎?」
迦爾納點點頭繼續說「像阿周那那樣經驗豐富的大英雄,大概也幾分鐘就不見了,說來慚愧,我每次努力親阿周那都沒有留下痕跡,這方面我還是非常不擅長」

GD子忍著翻白眼的衝動,明明只是想開個很好吐槽的玩笑不是想被餵狗糧

夏天到了該吃冰淇淋了

晚上11點,手機一陣震動,原本打算就寢的男子,拿了手機隨意瞄了一下,原本的睡意瞬間全無,露出了與其說震驚不如說困惑的神情。
他揉了揉眼睛,覺得自己肯定是睡暈了才會看到這個完全料想不到的東西。

阿周那,今年高二生,成績優異,相貌端正,對人和藹可親等等,是個人人稱讚的優等生兼學生會會長,今天早上跟剛交往的女友第一次去遊樂園約會,然後晚上就被甩了。

人生以來第一次被甩,而且還是透過簡訊告知,簡訊還寫著「我無法忍受,分手吧,理由你自己清楚,不懂的話怎麼不問問兄弟校聰明的難敵?」
這關難敵什麼事情?難敵很聰明嗎?為什麼女友(前)覺得難敵很聰明?姑且不說今天是第一次見面,難敵對自己根本毫無記憶,到底哪點原因跟難敵有關了?難道這又是難敵的計謀?讓自己跟剛交往的女友(前)瞬間分手?阿周那困惑的捏著自己眉間,不想去思考其中的邏輯。

收到這樣的簡訊,原本照常理應該打電話安撫挽回女友(前)的心情也消失的無影無蹤。阿周那感嘆著趴在枕頭裡,動也不想動,腦內問候著今天在遊樂園見到的難敵和難敵的親友和自己的宿敵和兄弟校學生會會長,要是現代他能拿著一把弓的話,他非常想就現在去兄弟校埋伏,等早上上學的時候把他們逐一射個對穿,可惜和平的現代社會不行。

說到底都是迦爾納的錯,為什麼迦爾納哪天不出現,偏偏出現在今天的約會地點。難道其實是有意安排的?怎麼可能?

出生在現代社會的阿周那在懂事的時候有了前世自己是印度史詩裡的英雄,死後成為英靈的種種記憶。雖然不理解為什麼會轉生回普通人,但是既然已經轉世在和平的現代、生長在安穩的家庭,他也順從命運的安排,決定作為一般人繼續那被期望的平穩人生。

直到現在,夢境裡面依舊不時重複著過去的回憶,在戰場上和宿敵的廝殺,讓他後悔的那一箭那一瞬間,迦爾納死前的微笑。阿周那期望遇見生前的宿敵,用各種方式再繼續當年的競爭(基於殺人在現代是犯法的)。但從有記憶以來到高中的這幾年,他沒遇見也沒聽人提起過類似迦爾納外貌的人。阿周那不抱太大的期望,畢竟他們兩會生活在同一個時代同一個空間的機率看起來是這麼渺茫。

結果就在今天早上,在遊樂園撞見了迦爾納和難敵兩人?(好像還有難敵的弟弟們,不過這不重要。)而且在自己脫口喊出對方的名字時,迦爾納表情沒多大變化,宛如只是對路上巧遇的友人打招呼那樣的回應了阿周那。

阿周那回想了一下,到這邊還找不出任何會讓女友(前)覺得不妥的理由,自己安排的景點和對女友(前)的照顧也是完美的,不過就是在路上命運般地遇見了期望很久的宿敵。

看到迦爾納的沒什麼變化的表情,在對比自己激動的心情,阿周那覺得自己簡直顯得傻,特別是旁邊還有個應該是難敵的一臉困惑地看著。
受不了難敵一直盯著看,阿周那示意著想和迦爾納兩人私底下聊聊,迦爾納也難得地讀懂了空氣,跟難敵講了講後,兩人走到有點距離的地方去。

「阿周那,你吃過冰淇淋嗎?」迦爾納小口地舔了舔手中的甜筒後,對阿周那說了互稱對方名字後的第一句話
「你說什麼?」
「剛剛買了香草口味的甜筒,很好吃」
「我當然吃過,但你想講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嗎!?」

在阿周那腦內想過多次再見面該講的話和場景,包含了鬥志勃勃地找個地方決鬥(地點和比賽項目都想過了),跟迦爾納放話說這次我會光明正大的戰勝你!等等全部都被粉碎

「看起來我又少說話了,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分你吃」
「我沒有打算要吃!」

阿周那一邊和迦爾納進行惱人的對話同時,迦爾納還不放棄地伸出粉紅色的舌頭試圖阻止冰淇淋的溶化,可惜現在是夏天的中午,已經有不少冰淇淋滴落到迦爾納的手指上,看以往戰場上如神鬼般戰士形象的宿敵就像小動物一樣在舔冰淇淋,舔著自己的手指,但是冰淇淋實在太多了,怎麼舔好像都不夠乾淨,嘴角邊也都沾到冰淇淋的宿敵一臉狼狽。
其中的落差過大,讓阿周那腦內一片空白,原本準備好的話語都無法想起,難道在沒察覺到的時候被詛咒了?觸媒是什麼?冰淇淋?

「我從你的眼神中可以感覺到你覺得很美味很想吃」
「說過了我對冰淇淋沒這麼大的興趣,就算我想吃我自己會買!」
「是嗎?」
宿敵嘀咕了一句後轉過身背對著阿周那,阿周那不能接受宿敵這種逃避的行為,跟著轉到了迦爾納的面前。

「對不起讓你看到難看的畫面了,像我這樣難看的樣子肯定會讓你心情不愉快」迦爾納露出抱歉的表情,還在努力地解決岌岌可危的甜筒。
「我不介意,而且話還沒說完」雖然這樣說,但阿周那覺得有點煩躁,就是個要融化的甜筒在耗時間,他寧可晚點再請宿敵一隻冰淇淋,讓他不要再這樣舔下去了,天氣這麼熱,弄得他也很想吃…不,他沒有很想吃冰淇淋。

記憶回溯到這邊,還在床上反省本日過失的阿周那用手摀住了臉,他絕對沒有想吃冰淇淋,肯定沒有想過要舔!

在經過迦爾納的奮戰,少量的冰淇淋滴落到地上,大部分都已經吃掉或是還殘留在迦爾納的手上和臉上,阿周那看不下去宿敵繼續失態,把迦爾納拉去了旁邊的洗手間,讓他把臉和手都洗乾淨。


「沒想到你是我們兄弟校的學生,還是新上任的學生會會長」在一番交談後交換了兩人的近況,迦爾納是兄弟校同年級的學生會會長。
阿周那內心默默地想著不愧是我的宿敵,在現代這種不吝施予的好人個性果然還是會很受歡迎。但是這種誇讚實在是沒有辦法講出來,畢竟是宿敵。要是再看到宿敵露出更多自己從未看過的表情,迦爾納在自己心中的原本的印象要再更崩塌了,畢竟以前最常看到的是戰場上不敵的狂傲笑容,跟現在的表情幾乎無法對上。

「像我這樣的人竟然也選上了學生會會長,今天來遊樂園好像是為了慶祝,但是明明都是我受到這麼多好處。」
「難敵有之前的記憶嗎?」
「沒有,到了高中才第一次見面,他還是讓人覺得很溫暖」
「我想之後再跟你單獨約一約比賽,射箭還是其他運動類的我都可以」
「樂意奉陪」

沒想到與宿敵再次建立關係會這麼和平,可能要多虧在現代的社會氛圍,要是以英靈的身分再相見明明是想取宿敵的首級,但在現代緩和的氛圍下,只想進行著永遠不會結束的競爭,可以的話想要再一點點地看到宿敵不同的表情。

交換了聯絡方式後,跟難敵和迦爾納道別,阿周那不好意思地跟女友(前)道歉,繼續下午的行程。
「你傻笑的讓人好不舒服,理系抖S學長的人設呢」女友(前)翻白眼看起來不太高興,畢竟讓她等了這麼久
「才沒有傻笑,只是遇到了很久沒見到的人,有點浮躁而已。話說你為什麼也在吃冰淇淋?」
「天氣熱我突然想吃了,你想吃嗎?分你一口也是可以的」淺金色頭髮的女友(前)笑了笑,看起來完全沒有想把冰淇淋遞過來的意思
「你吃就好,我對冰淇淋沒有興趣」
「哦?是嗎?」


至此回想完畢,阿周那還是沒辦法猜出為什麼會突然被提分手,或許是因為讓女友(前)等太久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那可是我找尋好久的宿敵啊!難道真的需要探聽難敵的意見?這也太恥辱了,等下禮拜跟迦爾納約射箭的時候問問他意見吧,阿周那昏睡前隱約想著。



距離學生會成員面有難色地提供校內八卦論壇,上面匿名投稿人寫了篇「兩校學生會長一見如故♂相談甚歡,直到過了一小時後才從廁所出來」這種惡意文章還有三天

距離迦爾納收到名為瓦爾基莉寫的意味不明感謝信還有四天

距離阿周那終於承認迦爾納手上的冰淇淋很美味還有一個月







我其實只是想寫看宿敵看到忘記女友的阿周那,看女友舔冰淇淋沒反應,但是看宿敵舔冰淇淋卻無法移開視線

文筆奇怪還是OOC請見諒(ry

第二章序的腦洞





義大利麵拿阿周那送的情人節禮物召喚英靈,
阿周那表示送給御主的東西被他人拿了很不爽,不想回應
迦爾納覺得自己回應也不錯,而且還可以當弓職,但是阿周那覺得各種尷尬而阻擋他



結果奎師那A夢[Caster] 幫阿周那回應了
打亂A team的英靈召喚計畫 可喜可賀(?

聖誕活動的發燒梗


趁聖誕節活動開始前腦補了俺得的周迦聖誕節活動梗(?
假設發燒大流行

MPREG 暗示有





迦爾納去探望發燒的阿周那,結果連帶一起感冒,等馬死塔農完活動回神過來,發現印度兄弟感情更好了,可喜可賀


對於阿周那年紀不小了還跟哥哥一起睡表示很不以為然,可能生病就會撒嬌想跟別人一起睡吧,但是發燒還不穿衣服睡覺,還感冒傳染給迦爾納,真是不可靠的從者,看在平常被照顧的份上,決定不把他的失態告訴馬死塔吧,Alter Lily聖誕貞德想著


聽著幼女貞德跟馬死塔報告迦爾納也發燒的消息,但沒有得到預料中應該有的八卦,梅林覺得很無趣,昨天經過時明明動靜這麼大!早知道就不勸幼女貞德去看迦爾納狀況了。因為迦爾納發燒只好來替補來刷種火的過勞死・梅林覺得自己也好想發燒啊


馬死塔覺得比起打架砸爛牆,只是燒掉幾個床單真不是特別大的問題,安撫著正對印度兄弟說教的Emiya。話說回來今天Emiya做的紅豆飯很好吃啊!


雖然知道鎧甲防禦有多強,但是看迦爾納肚子前面沒有任何遮蔽,阿周那覺得煩躁不已。早上馬死塔還說迦爾納變胖了難道是過年回娘家吃肥了?阿周那今天還是不知道怎麼跟馬死塔開口說他們聖誕節都在房間幹了什麼


迦爾納那時覺得其他英靈都是發燒,偏偏只有自己不太受影響,除了性慾高漲了點,果然自己是很幸運的。可能因為自己是太陽之子的原因對於高熱有減輕的效果吧?想到自己不受控制的跟阿周那這樣那樣一個月,身為從者卻這麼失職,迦爾納決定每天勤奮打火種作為補償

(迦爾納跟馬死塔表達意願後,阿周那跟進+1,馬死塔覺得很欣慰)


對於印度兄弟手牽手一起加入過勞死行列,梅林只覺得辣眼睛。幸好作為後衛,看著前面的亞瑟揮揮劍還是挺不錯的。



END





堅信把感冒的印度兄弟(智商下降)關一起隔離一個月,他們一定啪啪啪到孩子都有了!
想看因為脫掉寶具的畫面太噴血,不斷阻撓迦爾納放寶具的阿周那